2018年11月21日

星期日現場:在最暗的夜,無人看到你是否站直 (link)
文//鍾耀華

" 在實習完結的最後一天,我們得和機構L和大姑娘H報告這次的實習,本想H會嗤之以鼻,怎料她最後竟語重心長的對我和芷欣說——「本來我也很看不起你們的,但後來有次我們要辦活動要問村社長借鎖匙,平常我們找他借匙他總是推搪或者不放心上,怎料你們隨口問一句他就立刻拿出匙來借了,讓我想了許多,自己是不是平常和村民交流過於事務性呢?也許和村民共同生活玩吓玩吓,其實要做的事就自然會辦到了。你們讓我學到了許多。」記得當時我很震撼,第一是她直接對我們說出她的真實想法,很坦然的說出了「看不起」我們。但更重要的是,她主動講到我們讓她學到了許多。到底學到什麼啊?她幾乎與村民都認識,我們可是由她介紹認識村民啊!她其實又怎會不知道編織社區關係這些事呢,她其實是客氣才這樣說,也想鼓勵我們啊。對於她這樣的用心,我才明白人的氣度是可以怎樣,該怎麼做事,怎麼對人。真是慚愧。

意想不到的改變

回港後,我反而真覺得生活,原來真可有別的模樣,另一種想像——不管是勞動生命、不管是那種明知生態種植艱難都想試一下的堅持、不管是那種知道自己其實很無能、不管是那種對人的心、不管是那種順着去走就好了的感覺,其實都是那次農村實習帶給我的。那些原先吹噓的實習原因,到頭來居然成真了。不知怎的,就真的讓我有種想試一下別的生活,試一下做點自己覺得該做的事的勇氣,然後就糊裏糊塗選了學生會,然後就是然後了。芷欣後來也走了去關心農業,還真在香港當起農夫來,全職務農。有時候望到老朋友芷欣,原來都投身了自己所相信的事業,都在努力奮鬥下去,堅持至今,就會稍稍釋然——啊,也是有人這樣呢,大家都走了很不容易的路。我也確實沒有想過,一個旅程,可以改變這麼多,生命的影響真是奇妙,一下觸動後,就嘭嘭嘭嘭,走了好遠。如果沒有陳健民和他的伙伴辦這個博群計劃,我也不會受益於這些重要的生命經驗。

那一年是2012年,歐洲足球國家盃年。農村的夜烏燈黑火,伸手幾乎不見五指,星卻如銀河沙數,我常常在凌晨的星空下摸黑走到村民家中一齊睇波。農村多狗,吠到我半死,後來村民跟我講,只要你不害怕挺起胸膛走過去,狗就不會咬人。我知道這不是真的,狗還是會咬人,但也沒什麼所謂了。 文//鍾耀華 "

2018年6月10日

真正「看見」

因為李思敬,再回到龍應台。每次讀都無法釋懷,又如龍應台寫道,文章的引述其實她也不是第一人,其中的分析又不像文人,批判卻又拳拳到肉。我們能了解多少,才去給人或事一個意見甚至決定?甚麼人去作這個決定?在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世代,這樣的文化又有誰會憐惜?希望日子過去,能帶給下一代的是認真明白,不亂下定論,而眼前的人兒會學懂欣賞,學懂真正「看見」別人。

Link: 龍應台_史學──沙漠玫瑰的開放/

2018年5月5日

天長地久

「下一代將來會怎麼對待我們?要看看我們此刻如何對待上一代。社會的進程是不是繼續走向潰散?要看我們正在怎麼磨練個人的功課。」《天長地久》龍應台

這個月心情疲倦,不用工作的日子要照顧小人兒,睡得不好,很沮喪。今天因事到灣仔,才可逛久違了的書店。一個人看書的日子,太好的時光,卻許久無法成事。在書店看了一會,買下《天長地久》,倦極回家。眼前的小人兒,baba baba,爬來爬去卻還不想行,看著他慢慢長大,還是高興,那是苦中帶甜的滋味。希望能收捨心情,珍惜眼前,日子要認真走下去。

2018年4月28日

在光明裡看見魔鬼,在黑暗裡面看見上帝

〈清心〉 作者:陳韋安 (link)
正如上文尼古拉庫薩(Nicholas of Cusa)所說,無論我們處於任何位置,上帝一直都在看見。我們看見上帝,因為上帝一直看見我們。上帝無所不在。任何地方,任何場景,任何場所,上帝都在看見。因此,所謂「看見神」,對庫薩來說,也就是「看見自己被上帝看見」(seeing being seen)。
在這前提下,讓我們思想「清心」——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看見神(太五8)。
「清心」(οἱ καθαροὶ τῇ καρδία),意思就是「純淨」、「清潔」、「純全」的意思。沒有任何東西成為阻隔。通通透透、清清楚楚、毫無阻礙。我們的目光,與上帝的目光中間,並沒有存在任何其他事物——就好像一塊完美、清晰的玻璃一樣。因此,所謂「清心」,就是無論在任何地方,都不受環境的阻礙,仍然發現上帝的看見。儘管是一些似乎沒有上帝的地方,最不似有上帝出沒的地方,離上帝最遠最遠的地方,上帝的目光都沒有改變,祂一直都在看見,注視著我們,讓我們可以看見。
不過,現今許多的屬靈操練都設定了一種「清心模式」——找一個安靜的氣氛、一個大自然的環境、一棟莊嚴神聖的建築物、一段柔和舒服的音樂、一首感動人心的詩歌。忘卻心靈的煩擾、洗滌心靈的雜質、遠離俗世的噪音,務求能夠在這個環境之中,遇見神。我們靈修,我們會選擇一些「靈修」的地方,預備「靈修」的音樂,塑造「靈修」的場景。
不過,如果清心就是我們的靈魂眼睛,與上帝的眼睛之間,一個毫無阻隔的狀態的話;清心,就不只是撇除一些負面的阻隔——噪音、思緒、煩擾;同時也應該放下一切「正面的阻隔」。清心不僅是除去負面的噪音、思緒、煩擾,而是同時不需要依賴任何正面的環境、音樂、氣氛,營造出一個看見神的形象。我不反對這些環境、音樂、氣氛,而是說,就屬靈操練而言,我們要學習從這些環境、音樂、氣氛中得著釋放。
事實上,有趣的是,聖經中描述上帝彰顯自己的地方,往往都是一些最不似有上帝顯現的地方。上帝在以色列民出埃及的路上顯現;上帝在孩童撒母耳的睡床上顯現;上帝在以利亞灰心喪志的何烈山上顯現;最後,上帝在馬槽上顯現——臭氣熏天、「溶溶爛爛」、低端的馬槽!我們在馬槽裡看見上帝!這不是很諷刺嗎?上帝彷似要告訴世人,不要在人為的「神聖之地」尋找上帝!不要在人工的宗教氣氛中尋找上帝!因為裡面所「見到」的上帝,只不過是肉眼可見的上帝!「它」是宗教的神。
事實上,在光明裡面遇見上帝,在黑暗裡面發現魔鬼,這是容易的。真正的清心,卻是在光明裡看見魔鬼,在黑暗裡面仍然能夠看見上帝。我們要小心,不要將自己長期放置在宗教人造的光明裡。因為,最大的黑暗,往往是製造出來的光明。宗教的光明。
「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馬太福音六章22-23節)

2018年3月30日

what really counts

"It would be nice if all of the data which sociologists require could be enumerated because then we could run them through IBM machines and draw charts as the economists do. However, not everything that can be counted counts, and not everything that counts can be counted."- William Bruce Cameron

2018年1月13日

Conqueror

Estelle - Conqueror (link)

Life is like a big merry-go-round,
You're up and then down,
Going in circles trying to get to where you are.
Everybody's been counting you out,
But where are they now?
Sitting in the same old place,
Just faces in the crowd.
We all make mistakes,
You might fall on your face, But you gotta get up!

Got a vision that no one else sees,
Lot of dirty work, roll up your sleeves,
Remember there's a war out there,
So come prepared to fight!
You never know where the road leads you,
Not everyone's gonna believe you,
And even though they're wrong, don't prove them right.






2018年1月7日

年度


一年過去,工作的回顧,生活的回顧,生命的回顧。很多不能確定的事,很多突如其來的事,真的如七味粉,有苦有樂。最重大的,是這一年家中多了新成員,生命的出現,如此的細小,如此的無助,卻又讓人疼讓人喜。想起聖誕時讀的文章,想起小耶穌,在馬槽裡出生的小bb,只能在父母保護下的小bb,還在喝奶換尿布的小bb,卻是神的兒子,很匪異所思。這是天父世界,真的。放了幾天假,都是伴著小人兒,唱著「God is so good, God is so good, God is so good, He’s so good to me」。生活越來越不容易,願天父的愛及看顧同在,願小人兒能愛神愛人,願天父世界成為人們的渴望。

2017年7月20日

生命恩典

下星期從回工作崗位,差不多四個月的長假,生命從此不一樣。今天和外娚女玩耍,隨意地啍著「耶穌愛我」歌。這是許多年前的小學時代,崇拜時最喜歡唱的詩歌,那本崇拜手册應該還在老家的床下底櫃裡靜靜躺著。Yes, Jesus loves me. 身旁躺著的小生命,把恩典活生生的展現,願小生命能謙卑成長充滿智慧,健康良善溫柔,愛神愛人。